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 > 科研 > 王晓峰,成王“拜”寇

王晓峰,成王“拜”寇

2018-04-29 来源: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原标题:王晓峰,成王“拜”寇

被收购的企业团队往往只有两种命运,听话或者走人。有人选择前者,就有人只能顺从命运。被收购一个月后,原CEO王晓峰走人,摩拜真正归顺王兴。
4月28日下午,摩拜公司新任董事长、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发内部信宣布: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因个人原因,将卸任CEO,出任摩拜单车顾问,原摩拜创始人兼总裁胡玮炜担任CEO。
卸任的消息传出,王晓峰并没有太多解释,只在微信朋友圈留下这样一段文字:“陪伴是最好的爱。过去这些年一直亏欠家人太多。。。”
尽管没有明说,多数人都能猜到这代表着什么,这意味着王晓峰再也不属于这个团队。而王兴曾在收购时承诺“管理团队不变”。

◎ 摩拜前CEO王晓峰
最有说服力的理由指向了一个月前的那场交易。在美团收购摩拜案的股东会上,王晓峰为摩拜的独立发展做出了最后一丝争取。“规则就是规则,投票就是投票,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,希望大家不要后悔。”这是王晓峰在股东会投票时留给公众的最后一句话。
根据诸多媒体还原现场细节,王晓峰希望能够独立发展,但最终“胳膊拗不过资本的大腿”,他被塑造成为摩拜独立发展做最后一丝争取的悲情英雄。
只一年时间,共享单车上演了互联网史上最快的涨潮和退潮。摩拜卖身换主,成为美团点评生活服务生态中的一环。
这和王晓峰最初的想法并不相同。2017年11月,王晓峰在接受AI财经社采访时表示,摩拜的目标是成为全球化的大众出行公司。彼时,摩拜的四轮出行业务刚刚上线不久,有人直接将其与滴滴对标。
但共享单车的好光景从去年冬季开始一去不返。由于烧钱无度,又没有找到很好的变现模式,摩拜和ofo先后陷入资金链危机,前者被迫更早的坐在了被收购的谈判桌上。
4月3日晚上,摩拜股东会在北京嘉里中心秘密召开,这是决定这家公司命运的关键时刻。最终的创始团队投票中,王晓峰和CTO夏一平投了反对票。但在两天前召开的董事会上,王晓峰和夏一平投的是赞同票。
为什么改了主意?没有人知道中间那两天发生了什么。

◎ 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
根据媒体报道综合来看,摩拜原董事长李斌和创始人胡玮炜更愿意被收购,前者甚至还曾撮合摩拜与ofo合并。王晓峰却表现出比平常更不服输的精神,和美团谈收购方案的同时,每天都在见投资人、找钱。
“我感觉他3月份更忙了,有时候回复我微信都是凌晨好几点钟了,说刚刚见完什么基金的人,我觉得他不用睡觉的。他找钱的欲望更迫切了。”一位投资人回忆。
王晓峰甚至考虑过接受滴滴提出的口头offer——以45亿美元的估值,联合软银投资10亿美元。这一方案,最终被占股比例最高的大股东腾讯否决。
“坦率说,如果公司独立发展会有非常大的机会,也有挑战,但是我没办法……我相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业务判断。”不睡觉的王晓峰终究低了头。
离职的决定,在一个月之后宣布,王晓峰的说法是,“回家陪家人”。但一位摩拜内部员工表示,尽管王晓峰很有理想抱负,宁死不屈,终究只是职业经理人的角色。
时光退回到一年前的夏天。胡玮炜窝在沙发里,思考片刻后吐出几个字,“王晓峰是大脑,我是心脏。”
2017年的夏天,摩拜正处于发展势头的顶峰,扩张计划从50城增至200城,700多万车辆在“心脏”和“大脑”的配合指挥下涌入街头。
一切都从王晓峰的加入开始发生变化。身为创始人,胡玮炜对产品和设计更加感兴趣,记者和女性身份让她担负了情怀感性的部分;商业、找钱、管理则更多的由王晓峰进行。“关于商业相关的,基本上都是他在做,商业以外的都是我在做,技术有时候是CTO在做。”胡玮炜说。
毫无疑问,比起胡玮炜,经历过宝洁、谷歌、Uber等大公司职场的王晓峰更具备商人的头脑和潜质。
2015年下半年,在李斌的邀请下,王晓峰加入摩拜。在加入摩拜前,王晓峰曾担任Uber上海区总经理,在出行领域打过硬仗。他入职后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将摩拜从实验室搬到市场接受检验。
找钱,是王晓峰的关键任务之一。胡玮炜曾透露,王晓峰加入摩拜时,正是摩拜“最穷”的时候,共享单车的重资产需要大量资金。后来的故事,大家已经熟知,摩拜打破了互联网历史上最快的融资速度,一年之内拿了五轮,C轮到E轮的融资总额超过11.7亿美元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