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游戏 > 独家对话朱一龙:可能这辈子红过这么一次就可以了

独家对话朱一龙:可能这辈子红过这么一次就可以了

2018-07-19 来源:新浪娱乐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
新浪娱乐讯 朱一龙拍《镇魂》收获了一个新朋友白宇,却没能想到播出时能收割那么多粉丝。与他过去十年的境遇相比,这次的“狂热”规模空前。就像连日来北京盛夏的暴雨,顷刻间把天空撕裂一大个口子,又急切又猛烈,突如其来又声势浩大。朱一龙根本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灌入机场的人潮“淹没”了。——半月前,他和白宇从上海齐飞长沙录制《快乐大本营》,几小时更新一次的微博热搜是他们从机场到录制现场的各种实况。节目录制完的夜晚,两人踏出电视台,给守候在门口的大批粉丝连鞠三躬表达感谢,以至于再次登上热搜。成名、人气、流量、一炮而红。《镇魂》播了没多久,这些词便尽数堆叠到了朱一龙身上。而他4月刚过完自己的30岁生日,自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,作为演员,入行近10年,拍了近10年的戏。和大部分演员那样,朱一龙并没有碰上“高阶伯乐”的大运,这些年他演过无数个让人记不住的角色,后来才渐渐因古装扮相亮眼而小有名气。而那些记不住的角色的背后,是朱一龙对自己“生存路径”的基本认知。他自认表演没有天分,又没有足够情商去缩短成事路径,所以这样的“勤能补拙”,不计结果地浸入各种角色里,是他看来唯一可以踏实走下去的方式,“我现在走的这条路,我觉得我只能这么走。”《镇魂》里一面温文尔雅、一面杀伐决断的沈巍,拥有着让原作粉都拍手叫绝的还原度,但比起“灵气”这些形容小天才的专属词汇,对于沈巍精准度的拿捏更近于朱一龙用时间打磨出的感知和技巧,证明了他的表演科班没白上、过去的10年亦没白练。可是见到朱一龙本人,这部分通过演技表现出来的阅历和经验又都凭空不见了。那天上海日头正盛,他浅蓝衬衫仔细工整,合着双腿端坐在镜头前,像马上接受考官面试的毕业生似的,带着可以察觉的紧张和局促——谈话时两手下意识轻搓、反应间或慢两拍,回答时努力去组织语言,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说,就先笑笑来化解“空气突然安静”的尴尬。那时候他眉眼弯弯,眼尾拉出一个“无辜讨饶”的弧度,踟躇间再试探似的吐出几个字,但不一定是答案。虽知道是个“逃跑惯用招”,倒也的确会让人想适度“放水”。温和的气场,不经意游离在热闹之外的状态,让朱一龙之于某些方面的生涩感不至于令人不适。聊天渐入尾声,他还有些抱歉地说,“怕你会觉得无聊”。跟他十多年死党的彭冠英解释他那样的状态是“典型的慢热”,“腼腆大男孩,不太会哈拉”,后来又跟着一起笑他“‘很好被安排’,对,这个形容不错。”戏里戏外,沉浸VS慢热朱一龙:我是一个特别不会去展现自己(的人),这是很吃亏的事情《镇魂》播了一个多月,朱一龙微博粉丝涨了大几百万,几天前他从善如流开起直播作为700万粉福利,可是手生得厉害,一个粗暴的镜头前置,无打光、滤镜和化妆,戴着帽子就地表演起了“静如jpg”——开出一道“已知这位老师不太会聊天,求静静流淌的时间有多少?”的简单算术题。短短半小时,朱一龙精神游离在“不知道干点啥”和“努力找个话题”之间,“直播事故”未间断,后来他抱着吉他唱起《董小姐》,羞得不行地笑着说,“唱得不好,大家就偷偷听听”。这些近两年蓬勃的新生事物,朱一龙始终跟不上。如果不是《镇魂》过强的网生属性,他对这些网络催生出的流行只会更觉生疏。这段时间他做的采访量远超过去几年,不仅被科普了“pick”的意义,还被动学了好多句“土味情话”,包括镇魂女孩们创造的那些脑洞大开的梗,他也都似懂非懂地吸收进来。但所谓“应对之道”,认生又慢热的朱一龙并不得要领,话不多是其次,谈话之间朴素的反应也的确不像个出道近10年的艺人。“我是一个特别不会去展现自己(的人),所以这是一个很吃亏的事情。”如果没有角色作为媒介,朱一龙清楚自己很难放得开。这个问题一度成为困扰,后来就是默认和接受,“包括我不会结交太多的朋友,或者是请太多人帮忙,因为这样的话,平时你跟大家沟通的事情就会变得很多,但是我又处理不好这样的问题。”实际如果不是妈妈坚持,朱一龙也不会去考艺校学表演,他过去在武汉只是一名普通高中生,生得俊,又不算万里挑一,学习马马虎虎,对篮球十分狂热。“妈妈都觉得自己孩子长得好看(笑),然后她自己本身有个演员梦,以前就想当明星,所以想让我试一下。关键我当时没想到我可以考得上!然后我妈既然坚持,我从小又属于叛逆但还是比较听话的类型。”刚考进北电那年,朱一龙对表演一头雾水,但开头的重点课程就是要求大家“释放天性”(也就是抛开自我,比如去扮猪、扮狗、扮和自己截然不同的“形态”的表演),这一下便难住了本就是害羞内向体质的他。“当时老师让我们演最丑的人,让你把你自己形象破坏掉。然后演完之后,就剩我跟彭冠英我们两个人在台上,哈哈!(笑)就是放不开自己,也不懂要怎么丑。(笑)”朱一龙这段回忆遭到好友彭冠英的“无情”反驳,“他是不是有点选择性遗忘了?他自己杵台上吧,假装我在身边吗?(笑)”说完他又想了想,觉得也许是有过放不开的时候,但……那不重要。“老朱是高中生直接考上学校的,你想他之前一直梦想着打篮球,他篮球打得很好,上学的时候梦想进NBA的,但身高限制了他的梦想。(笑)大学的时候他也总叫我去打篮球,他说你长那么高,快帮我抢篮板,帮我抢了传给我就行!”他和朱一龙大一就“混”到了一起,直到现在仍是最铁的关系。这些年朱一龙的慢热和腼腆就没变过,但在彭冠英看来这并不是缺点,“你后来会发现最后在舞台上放不开的人,表演都是比较偏于内在的。反正是另外一种表演风格。”——年少时骁勇正义又单纯可爱的小鬼王,万年后心思深沉、温雅持重的沈巍,黑袍面具背下刚正不阿、杀伐决断的黑袍使,穿上白袍长发飞散、蛊惑人心的混世魔王沈面……一派禁欲,一派邪魅;一派纯真,一派诡谲。《镇魂》最新更新的几集,朱一龙一个人在几个角色之间精分互穿,占尽锋芒。这个剧通体难看至此,剧情改编极差,但对他表演本身似乎没有产生太多不良影响。一人千面,几个人物扣在同一时段同一画框交叉呈现,竟看出演员沉浸在其中,是过了戏瘾的。万象丛生,恪守VS机遇朱一龙:我自己觉得,(我)不是真的特别有天分的演员彭冠英大朱一龙两岁,两人是大学同班同学。可能是年纪更大一点,让彭冠英觉得有义务照顾下弟弟(原话是“妹妹”)。于是上学期间,他就主动担下了叫“睡神”朱一龙起床出晨功的义务。“每天去他的宿舍把他摇醒,洗脸之前,先把他摇醒,然后我再去洗脸。等我洗完脸回来,再叫他一次,我说你起来了,他说我醒着呢我知道……然后其实他又睡着了。等我出门的时候,我真的是……我恨不得把他从床上刨起来!”06级表演班只有19人,还集中了大部分踏实努力型的乖学生。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明天会怎样,未来是什么形状,为了作业、为了大戏,可以每天都在排练,没日没夜的练。微博上风靡的“龙冠天”表情包集,是他们排《鬼子来了》时候的剧照,那时候彭冠英演个日本军官,直接上来被毙给拖下去了,更多是朱一龙和翟天临的对手戏。直到毕业大戏《捕鼠器》,两人才终于正式演了一回。一次无实物表演,老师要求大家自己设定一个情节,不能说话只有动作,但要让观众看明白表演的是什么。轮到朱一龙上台,他便抬起双手,坐在那里假装手里拿了两个冰淇淋,看样子大概在等一个女孩,大概是一次小心翼翼的约会,他情窦初开,又有些羞涩,买了冰淇淋想要讨好女孩,就这么等着她。等了些时候,他发现手中的“冰淇淋”快要融化了,于是他凑上去,轻轻舔了舔冰淇淋。“那场景,真的纯情又生动。那是朱一龙第一次在舞台上打动我的时候。”彭冠英回忆道。朱一龙排戏时很是认真。他喜欢在舞台上连贯演出的感觉,那种没有任何情绪松懈地全情表现;舞台上的他,可以完全变成另一个人,剧本里写的人。他甚至想到了毕业后要去从事舞台剧表演,因为这是他上学期间接触最多的部分。“我自己觉得,(我)就不是真的特别有天分的演员。不像有些人出来之后,你会感觉他的节奏很特别,也很有灵气,但我刚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人说过这个话(笑),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很特别。”毕业大戏后同学们开始纷纷跑组试戏,求一个自己实践的机会,朱一龙也一样。甚至在彭冠英看来,他远比自己踊跃许多,“我相信一句话,‘命里有时终是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’”所以当《镇魂》让朱一龙大红大紫的时候,真心为好友高兴的“彭姐姐”却说:“他(人气)上来其实就这一部戏,但你们没有看到他前面拍的那么多部戏。他会在其中把表演理念实践出来,会放入自己跟自己的思考,但好多人都没看到。”09年《蜗居》大火,往后的几年里“叔系”抢手。当时恰逢毕业季,大家都在找戏拍,同学间聊的都是给谁演儿子、去演谁的女儿。那时的他们还都愣头青,看着张嘉译和吴秀波,夹杂羡慕和仰望,一边在屡屡碰壁后叹着戏难找没戏拍,一边清晰丈量和职业演员间的差距,虔诚地“要向前辈学习”,再彼此安慰“没事慢慢熬”。等熬到了终于快奔三,演哥哥可行,“叔”也有“叔”样的时候,小鲜肉大火,一时间风起云涌。而此时的他们,才好不容易能在二、三级市场拥有更多空间。在影视行业里谈“机会”,本质就是道复杂的题。大学老师曾说朱一龙他们都太乖,这是优点也是缺点,优点在于听话,缺点亦在于太听话,以至于他们少了成为性格派演员(魅力型演员)的特质——身上符号不够强烈,但他们可以十年如一日,无论逆境顺境,始终去坚持那颗对表演的真心。采访时朱一龙毫无预警地脱口而出北电校训,既让人觉得惊讶,又似乎为某些问题打开了关键的突破口,“我们都属于比较听话的学生(笑)。老师说’尊师重道,薪火相传’,我们就’尊师重道,薪火相传’,说在剧组要好好做人,先学会做人,再演戏,我们就先学做人,再演戏,这么多年就是这么做的。”而这句校训,在彭冠英那里也同样听到了。“好好做自己,天道酬勤,总会有你的舞台。”朱一龙因《镇魂》而爆红这件事给彭冠英打了一剂强心针,让他更加确信尽管他们走了更长的路,但不会毫无收获。“大家看到了朱一龙这样的演员,可以同样通过他看到更多,其实很多演员都很认真在拍戏,其实有这么多的可以选择,如果逐渐能引起这样的关注的话,我觉得真的是好。”千山万重,理想VS现实朱一龙喜欢姜文导演,其早期代表作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常常被他提起,地位斐然;他会去看他每一部电影,并且毫不掩饰地赞美姜文身上强烈的个人印记。他和彭冠英共同喜欢的演员丹尼尔·戴-刘易斯,亦是个毫无争议的演技派,由他出演的电影都是堪称教科书般的表现。他欣赏跟他年纪没差多少的刘亚仁,羡慕人家已经积累了好几部代表作,表演越来越纯熟入味;他也不怕像小雀斑那样去挑战特别题材(《丹麦女孩》),因为他太过渴望碰到这样的好团队和好剧本。“有时候碰到觉得还不错的剧本,但是如果整体团队不够专业,你会使不上力气。”“只要团队好剧本好,我不怕重复。因为我觉得我以前没有拍出……就真正你觉得我古装戏拍成什么样的没有,现代戏拍成什么样的没有,都还差得远。”《镇魂》收官倒计时,意味着这个属于夏天的盛大欢闹即将落幕。而即便有了爆棚的人气,现实也还远远未及理想。时至今日,朱一龙也还是斩钉截铁地认为,他过去呈现的所有角色通通难以达到他心中“满意”的程度。演员终其一生,最后还是需要作品说话、观众应允。如今机遇降临,波澜再起,摆在朱一龙面前的问题远比过去复杂许多。可是,他又真的准备好了吗?Q/A实录:谈《镇魂》那些事儿:先看剧本再看小说/白宇外憨内秀/改编故事逻辑有待加强新浪娱乐:接到《镇魂》这个项目邀约的时候,是看到了已成型的剧本还是先看的原作?朱一龙:是已成型的剧本。我先看的剧本,然后再去看的小说。新浪娱乐:当时拿到这个剧本是什么吸引了你?比如人物人设?朱一龙:这么说好像有点虚(笑),其实最开始是因为我刚拍完一个戏之后(有了空档),因为和制作团队合作过,我觉得他们是靠谱的,所以我愿意跟他们再合作一次,然后他们给了我剧本。新浪娱乐:有原著基础的影视作品,大家会考虑它的还原度,会希望你演的贴近他们想象的角色,所以你自己去怎么做准备?因为你要在里面演三个人(沈巍/斩魂使/夜尊)。其实分量很吃重。朱一龙:前期说实话,反正就是看剧本呗。(笑)尽我所能去理解人物。其实我拍戏的时候,一旦进组开拍,就不再做更多(角色方面)的设计了,我(的准备)一般都是在进组前,比如定妆、造型。本来他只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然后在前期(准备中)一步一步去把自己变成心中想象的沈巍的样子,开拍之后,我就不会再给他加入太多别的东西。新浪娱乐:有加入一些自己对小说的理解吗?强化一下人物心理动机和情感之类的。朱一龙:我不会刻意把小说里的东西带出来,但是因为看过了,所以它就已经在心里了。新浪娱乐:这次和白宇第一次合作,两人也是因这个剧认识的,对他的初印象是?现在印象有改变吗?朱一龙:说实话,白宇是一个特别好的人,不管是生活还是在工作当中。他(平常看上去)比较大大咧咧,但其实他叫什么……外憨内秀?(笑)就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憨一点,但其实内心还是挺细腻的。现在(印象)也是一样。他平时挺活泼的,话也确实挺多的(笑),还挺真实的一个人。但是我原先一直以为他比我大,结果他比我小。 因为和他不熟的时候他也会有点冷冷的,有点距离感。新浪娱乐:我有在看《镇魂》,你们表演很好,但说实话这个剧整体并没有那么理想。虽然成了爆款剧,但槽点也太多,作为主演怎么看?朱一龙:因为它要规避很多问题,我自己认为也有不成熟的地方。因为我拍了这么多年戏,觉得演员要做的事情就是先把自己的角色给演好,其他事情我可能没有能力、也顾及不了那么多。所以拍戏的时候一般都会专注在自己的角色。新浪娱乐:从成品来看不可规避的问题很多。你认为这个剧哪方面可以做得更好?朱一龙:我觉得这个故事的逻辑性可以再强一些。我觉得既然把它改编成了剧给观众去看的话,每个案件(逻辑)是很重要的。包括四大圣器的线索,(及其)引出的每个人物之间的、人物向的剧情,其实我觉得都还挺重要的。在故事的逻辑上面,当时如果能再加强一点,人物更丰满一些(会更好)。不要把关注点一直就放在赵云澜和沈巍两个人身上,纯放在他们两个人身上。新浪娱乐:当然你们和角色之间是互相成就,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如果不是你们,这个剧根本就撑不起来,你怎么看这样的观点?朱一龙:其实我跟大家(指制作班底)一样都是努力去做了这个事情的,但是一个剧绝对不是说只靠两个人,靠演员。因为我演了很多年戏了(笑),我深知这不是一个人、一个演员可以改变的,这是不可能的,还是需要每个部门。不管最后呈现的效果(怎样),至少现在大家还能看,至少还喜欢《镇魂》,说明大家还是付出了很多努力。谈拍戏这些年能主动选择的机会不多/特别不会展现自己/自认表演没有天分新浪娱乐:我看了之后会觉得说,你们俩是怎么可以在这样的制作环境里那么认真演下去的?(笑)这是我的真实想法。朱一龙:那你要看我原来的戏更会觉得我在那样的环境下怎么能演……戏。(笑)新浪娱乐:所以为什么呢?(笑)有的角色我甚至觉得可能也不太需要去……接吧?朱一龙:因为演员这个事情有很多……有时候观众就会说,你能不能不要接这样的角色?其实演员能够选择的情况很少很少。从你大学毕业出来,选择你的人会比较多一点。而且我是一个……我觉得我不太愿意等。如果让我等两年拍一部好戏……但是这两年的时间我(想要)丰富自己的话,我如果不在镜头前去表演,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表演是什么样的状态。所以那个时候我就选择一家公司,可以让我一直拍,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角色,因为不管什么类型,我都会觉得他身上一定有我以后塑造别的角色需要的东西,所以我都会尽我当时最大的努力去做。新浪娱乐:你以前这种拍戏模式,就好像高中时候去考试,让大家做题集,然后你一直在做一直在做,你让我感觉像那样。(笑)朱一龙:学了很多资料的感觉,对。(笑) 那个时候其实就是在充电,对那个时期的我来说。其实你拍出来东西,观众会不会看得到都不一定,深夜11点钟在一个电视台放,你说观众会看到吗?不一定。而且当时又不赚钱,又不是说能得名利,拍是为什么?就是去锻炼自己,尝试不同的表演风格。新浪娱乐:为什么要让自己以这样一个路线发展?其实要说你的外形条件各方面,你也可以去争取一下……朱一龙:现在你们是这么说,当初没有人这么来跟我说对吧?(笑)现在大家都会说你形象还不错,然后戏也还不错,你为什么当时……但当初没有人这么说!没有人会给你找(机会),或者你去试镜,别人说“你形象不错,你戏也不错,你等一等我们后面合作”,没有人跟你说这个话的。(笑)新浪娱乐:(笑)但你不是还没毕业就开始拍戏了。朱一龙:对,因为我觉得应该要去实践、要去拍,学校学的东西,如果你不去实践的话,不知道自己呈现出来是什么样。实际情况是,在电影学院快毕业的时候大家都会,特别是我们到了大三演完大戏之后,就到了一个需要实习的状态,大家就会去见组。新浪娱乐:你觉得你是特别主动、踊跃(找机会)的那个吗?朱一龙:我是一个特别不会去展现自己(的人),所以这是一个很吃亏的事情。 到一个剧组我可能就去了之后递完资料,然后试一试戏,然后走掉了,就属于这种,我不知道怎么去展现自己。新浪娱乐:那么在现场,比如试一个戏,你能马上进入角色吗?朱一龙:我可以啊!但是试完之后,能演这段戏的演员很多。你想每次去试镜那么多演员,你怎么能在一段戏里演出你真的那么的不一样。我不会去展现自己。有些演员可能他进入状态快,然后他有天分,有很多特别的地方,我觉得我是一个没有什么天分的演员。谈求学边角小故事释放天性成一大难题/妈妈棍棒下学钢琴/原打算以舞台剧为职业方向新浪娱乐:(笑)那为什么当时妈妈让你考电影学院的时候你没反对?朱一龙:妈妈都觉得自己孩子长得好看(笑),然后她自己本身有个演员梦,自己以前就想当明星,所以想让我试一下。关键我当时没想到我可以考得上!然后我妈既然坚持,我从小又属于叛逆但还是比较听话的类型。新浪娱乐:但很多人艺考是做足准备的,准备几个月甚至一年,艺考竞争力也不小。朱一龙:说到这个我就要感谢一个人了。之前我妈给我送到一个中戏考前班,那种三个月短训班。去了之后我也不知道干嘛,我就每天在后面坐着,坐到快考试前一个礼拜,我一次台都没上,我不知道要上去干嘛,也不知道怎么演,因为原来也没学过。当时有个老师,他就在最后那礼拜就把我叫上舞台,说让我演一段戏。演完之后,实际情况是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,但是最后他表扬了我一通,而且是用理论把我的表演每一个环节分析完之后,表扬我。我突然就对考试有了自信的感觉,盲目的自信。(笑)新浪娱乐:那后来顺利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,开始有没有一个很长的适应过程?朱一龙:会有,因为我们第一年,刚上学的时候就是解放天性,老师当时让我们演最丑的人,让你把你自己形象破坏掉。然后当时演完之后,就剩我跟彭冠英我们两个人在台上,哈哈!(笑)就是放不开自己,也不懂要怎么丑。(笑)新浪娱乐:(笑)后来呢?怎么突破这个问题的?朱一龙:到了编小品阶段,自己去主动要创造一些东西的时候,就会好一点,但是解放天性那时候,我还是会弱一点。我不太能在别人面前完全打开自己,释放自己,如果没有角色作为一个媒介的话,我这方面就会弱很多。新浪娱乐:所以说回你刚刚说自己不太有天分这件事,这个事情是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吗?(笑)朱一龙:我自己觉得,(我)就不是真的特别有天分的演员。不像有些人出来之后,你会感觉他的节奏很特别,也很有灵气,但我刚出来的时候还没有人说过这个话(笑),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很特别。新浪娱乐:上学的时候你在班里算出挑么?朱一龙:因为我们班人很少,大家都很努力,而且那时候很专注,所以不会去想这些问题。那时候你上大学,你不会想到毕业要干嘛,不会想到以后需要面临什么问题,大家每天都在排练,没日没夜的排练。新浪娱乐:但是既然进了电影学院,进了表演系,你未来的职业方向其实还算选项清晰的不是吗?朱一龙:但你在学校的时候不敢想,因为这是你完全没有接触过的领域,你甚至你不知道真正拍戏是要干什么,因为你没有拍过戏,也没有接触过剧组。新浪娱乐:或者你大学时候是不是也还在想,可能还有别的工作去做?朱一龙:没有。其实大学快毕业时候,我觉得我以后要演舞台剧,因为就只接触过这个。我特别享受在舞台上从头到尾表演,在一个连贯的情绪里演完一场戏。包括现在拍戏,我有时候也会跟导演沟通,希望在拍摄长段戏的时候尽量一条拍下来,这样情绪是连贯的,哪怕中间会有一点点瑕疵,我觉得也是好的。新浪娱乐:所以现在回想起来,是不是妈妈从小就有意培养你艺术方面的造诣?朱一龙:我问她她说是(笑),但实际上我回想一下好像不太有,但是我很小她就让我去学钢琴啊……新浪娱乐:当然家长还是会宠爱孩子,让他们(去做自己喜欢的事)。朱一龙:(呆住)没有……并没有,我妈属于棍棒下面出孝子的!小时候一边练钢琴,她一边在旁边拿个棍,然后哭了还得擦擦眼泪,再开始看琴谱。(笑)新浪娱乐:(笑)居然是这样。你几岁开始学琴?朱一龙:我四岁半开始,持续到12岁上学之后。之后因为我妈跟我爸一块到北京去了,我自己在武汉,所以自己就给自己“放了假”(笑),把钢琴给锁上!(居老师说他考了六级)新浪娱乐:我也从小在家长的“淫威”之下努力学乐器,然后中间犯懒,就开始找办法偷懒。你不想练琴的时候都给自己找过什么理由?(笑)朱一龙:就……你知道,男孩儿有什么理由!就上厕所啊!到练琴的时候就说妈妈我要上厕所,然后一上就上一个小时(笑),就上到下午快上课了,然后就一顿打,打完了背着书包再去上课。(笑)新浪娱乐: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,不管学钢琴还是其他乐器,自己有没有反而觉得说,当时要是再好好学学就好了?朱一龙:有,其实我觉得当时幸亏还学了钢琴,现在对自己解压也好,或者自己有时候想想沉静一下,至少还有点东西可以去抒发。新浪娱乐:认真地说,这些东西有没有帮助到你的表演?朱一龙:其实有。它对于你的节奏、内心的节奏,我觉得还是有帮助。以前练琴的时候旁边会有节拍器,练到后来拿掉它之后,你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节奏,在你弹琴时间越来越长之后,(节奏)就变成你不用去想的东西,我觉得还挺好。我现在也有在学其他乐器,吉他……其实我什么都懂一点,(学这些)让自己减压。而且我觉得现在学点,说不定哪部戏你就会用上,多点技能挺好的。(笑)新浪娱乐:你现在拍的这个戏(《我的真朋友》)是不是要拉小提琴?朱一龙:对,我有去试学了几堂课,主要还是为了纠正动作。新浪娱乐:嗯,现在学小提琴是学不会了。(笑)朱一龙:(眯眼“你又怼我”。jpg)……但真的,我光纠正动作就用了三节课的时间!然后可以拉《沉思》了,但是声音很难听,尽管我可以把它拉下来。有关争取和机会的话题争取角色但没争取上/深知自己并非不可替代/坦言情商不够新浪娱乐:那拍戏之后几年,什么时候让你觉得,自己找到表演的感觉了、开窍了?朱一龙:(摇头)没有。我这十年拍戏……九年十年拍戏的过程中,觉得自己“会演戏”的时间不超过一个礼拜。 我自己想过这个问题。就(有时候)突然一下觉得我可能会演了,但是这一个礼拜之后,完蛋了!又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了。然后又开始找,找了之后又过了十天(又开始怀疑),可能我一直在循环当中在走……所以其实很痛苦,很纠结,在塑造角色的过程当中永远在找!新浪娱乐:为什么会有那么长时间的自我怀疑?朱一龙:也不是自我怀疑,因为每天你的思维和你的身体状况在变、甚至空气、天气都不一样,你每天的状态都是不一样。新浪娱乐:所以你说自己演的所有角色没有令自己满意的,和这个有关吗?朱一龙:我觉得一个作品成不成功,一个是观众对你的看法,还有一个专家对你的看法,我光自己认为演得特别好也没有用。(笑)新浪娱乐:当然这个跟整体制作水准很有关系,你把这个角色演得很好,但整部作品不行,可能就还是不太行,反过来整部作品都很好,对角色是有加成的。朱一龙:会的,会。因为演员其实很多时候,你在现场如果能踏踏实实只是投入在你这个角色的完成度上面的话,我觉得至少会好很多。新浪娱乐:所以我想说的是,这么长时间以来,这个问题是不是在你身上很集中?因为我回去看你之前的一些戏,你角色演的不错,但那个剧也确实不太行。朱一龙:这些问题还挺多的,你像我那时候一年拍片拍多少部,对吧!(笑)但是我这人还挺活在当下,我不去展望未来,我不给未来定义。我知道我的方向在哪,我知道我自己要干什么,但是我不会说我未来一定要怎么样。新浪娱乐:但你你曾经真的有很努力去争取过想要的角色吗?朱一龙:有去争取,我每个角色,只要我喜欢的角色,我都去争取的。就没争取上啊,哈哈!(没争取上的)很多很多啊,但自我消化能力还挺强的。新浪娱乐:试戏不成功是集中在好几年前,还是现在也有?朱一龙: 每年都有啊。新浪娱乐:我觉得可能很多演员这个时候就要想方设法去改变现状了。朱一龙:我觉得就是做好自己,我从来不强求什么,我觉得很多事情也强求不来,我有理想,但是我不是说为了理想要怎么样。我把我该做的事情认真去做了准备,我去认真把试戏的事情做好了,做自己能力所能及的功课,然后在现有的时间,尽量去展示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,全部都做到之后,如果还不行,我可能会写一个人物小传,或者去(跟导演)表达出我很喜欢这个角色。但是当这些事情我都做完之后,如果这个角色还不是我的,我就放弃了。新浪娱乐:所以说你这性格方面,是不是也很大程度上带来了影响?朱一龙:也不全是,因为演员,除非你做到你是完全不可替代的,但是我不一样。(此处提到他偶像姜文,他表示例如姜文就是不可替代的)新浪娱乐:我觉得就是说它也不是错啊,就是有些演员他可能会用很多方式去争取。不仅局限于这个角色。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会来事儿”,跟导演拉好关系啊,跟制片人拉好关系。朱一龙:我……我情商不够。(笑)包括我不会结交太多的朋友,或者是请太多人帮忙,因为这样的话,平时你跟大家沟通的事情就会变得很多,但是我又处理不好这样的问题。所以就踏踏实实,就是我现在走的这条路,我觉得我只能这么走。成名和理想之间的价差一辈子红过一次就知足/渴望好的团队和作品/害怕被惰性和惯性驱使新浪娱乐:所以在你觉得你要一直这么走的时候,现在突然爆红,这个感觉是不是也很奇妙。不仅是适应,随之而来你自然需要去调整一些方向或策略。朱一龙:(自我调整)这也是在过程中不断变化的。比如刚出来的时候,我在想我以后要拿金鸡奖、百花奖、金马奖。所以那个时候我做的事情只是在成长、丰富自己的经验,这样以后如果能够有一个好的电影,我一定可以展示出来,这是那个时候的心境。所以可以忍受每天去拍小电影,各种各样的角色。但是当你演了一段时间,比如两三年的时间,你对表演的状态没有发生变化的时候,就会开始自我怀疑,会想我可能要做出一个什么改变,要怎么样往下走,其实这些年就要不断去改变,心境也在不断改变。新浪娱乐:那近三年呢,你为自己做了哪些调整?朱一龙:近三年……我觉得,因为时间表演长了,表演有一个惰性和一个惯性,因为表演每天变成你的工作,当你把它当成一个工作去完成的时候,它就会出现问题。所以这三年我不断在提醒自己,就是说你不要去把它当成一个行活儿在做,我希望我的表演是新鲜的,希望我在面对每一个角色的时候让人感觉是真诚的。新浪娱乐:这是这三年对自己唯一的规划吗?朱一龙:我对自己……其实是属于没有什么太大的规划,对吧?是吧?(笑)新浪娱乐:为什么?(笑)朱一龙:因为我比较懒,但懒不是说我对于工作的态度或者什么的懒,我很烦很复杂的事情,什么事情看着很乱,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。我喜欢做简单的事情,稍微纯粹一点,我的目的简单一点。就是这件事情我能看得比较清楚一点,我喜欢做这样的事情。新浪娱乐:但是长期待在……因为很多演员长期在各种各样剧组,他可能就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,觉得这样挺好,有钱赚,有戏拍,怎么样都还好,比如剧本怎么样就还好……逐渐的会不会变成这样?朱一龙:我害怕变成这样,我没有变成这样过,但是我害怕变成这样,所以一直可能有在跟自己斗争。我一年接的戏其实不算多,如果我来者不拒的话,如果我真的说是要赚钱,或者说要一直干,那我可能拍这个戏同时拍另外的戏。因为刚开始有段时间你的戏份不会那么多,所以说你想去那样的话是可以的,但是我不想成为那样的。新浪娱乐:所以现在挑剧本是什么标准?朱一龙:还是我之前说的,看团队,没有特定什么角色,看剧本。因为有时候碰到觉得还不错的剧本,但是如果整体团队不够专业,你会使不上力气。比如那时候你可能想要一直恪守,我想更好一点、更好一点,但是大家可能要赶时间,可能因为经费不够,大家需要缩短拍摄的周期,这样的话你没有办法,因为这是你抵抗不了的。新浪娱乐:最终还是在有没有对的机遇。朱一龙:其实在这一行,大家都很辛苦,很多同一时期的比我们更辛苦。我们都特别听话,我们都属于比较听话的学生(笑)。老师说’尊师重道,薪火相传’,我们就’尊师重道,薪火相传’,说在剧组要好好做人,先学会做人,再演戏,我们就先学做人,再演戏,这么多年就是这么做的。”新浪娱乐:所以到了30岁这个阶段,会不会有一些新增的焦虑?朱一龙:我觉得挺顺利的,我没有什么(笑)。我觉得很奇特,当你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,在一些关键节点,莫名其妙的就会给你一些好的指引,给一些好的,给你一些不管是补偿还是什么,你就老老实实按照你自己心里的节奏去做,你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什么,你不管。它此时可能没有给你一些东西,但它迟早会给你,不会让你对于生活,对工作,对热爱的事情没有希望。新浪娱乐:但很多人他一旦拥有了,其实就很难放弃了。朱一龙:你说是粉丝追捧吗?因为我是那么过来的,我还怕什么,对吧?因为这八年(概数)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。大家喜欢我,我很感动,但我有时候想,可能这辈子有这么一次可以了!哈哈哈!感受一下就可以了。因为演员这个事情,你没有办法一直……如果你是个演员,你没有办法一直在一个大家都认可你(的状态),而且人无完人,我不可能一直表现出来都是我最好的一面,我肯定会有不好的、有演得不够好的作品,所以起起落落我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新浪娱乐:当他们扒你的过去,把你近十年都翻出来的时候,有没有一丢丢惊慌?朱一龙:不会呀,因为这十年我没干别的就在拍戏,哈哈,你可以看到的这十年,我就是在拍戏,让大家扒的也只能是以前拍过的戏,我也没有太多的生活。新浪娱乐:那我问一个比较旧的话题,你当时为什么想要去演“毛猴儿”呀?(笑)朱一龙:因为公司让我演啊,我没办法拒绝。(笑)其实我也可以完全拒绝或者不演,但是我觉得……反正演猴的人也有几个,哈哈,就尝试一下嘛,演一下又能怎么样?新浪娱乐:你这样不就让他们发现你特别好安排了?(笑)朱一龙:我是很好安排呀,哈哈哈哈,就是挺好安排的,那怎么办?但是对于创作,还有一些做人的原则,我又有自己的底线,所以别人会觉得,怎么说呢,会觉得我这个人很矛盾,感觉很随和、很随意,但是遇到自己那些原则性的问题的时候,我又会特别执拗。新浪娱乐:比如他们想干嘛的时候你坚决不要?朱一龙:我不告诉你。(笑)就是自己对于一些事情的坚持,嗯!(记者:???)新浪娱乐:我们自己会有这感觉啊,就是30前后这个阶段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冒出来,感觉人到中年,需要去调整生活状态。那你觉得30岁这个阶段是你人生比较好的阶段吗?朱一龙:我不太会调整什么,因为我现在的一切我都还挺满意的,没有什么需要去调整,因为我从20岁到30岁一直都在拍戏,这一段时间缺少生活,所以我不会感觉自己到了(30岁)了。大家说30岁什么的,我自己没有这个感觉。新浪娱乐:作为演员呢,已经有了差不多十年表演经验了,那这之后想去怎么做?朱一龙:之后其实,就还是说走演员这条自己的路,我觉得演员最后还是得拍电影。这只是说在创作方面的我自己的想法,就是之后还是得拍电影。你现在演了一个角色好了之后,别人就会觉得你适合这个角色,然后很多剧本就会找你演这样的。之后我不会着急去接戏或者挑选角色,我可能看的时间会比原来长一些。就像我之前说的,只要团队好剧本好,我不怕重复。因为我觉得我以前没有拍出……就真正你觉得我古装戏拍成什么样的没有,现代戏拍成什么样的没有,都还差得远。所以如果有更好的团队,哪怕我再演古装戏或者什么我都愿意。新浪娱乐:你为什么对自己谜之高要求?(玩笑话)当然这可能有一点马后炮啊,但我回头看你一些角色其实演挺好的不是吗?(笑)朱一龙:没有对自己谜之高要求~!(笑)但是你得看你看的都是什么电影,包括我看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《霸王别姬》,你看国外的……新浪娱乐:这又说回到了创作的领域。朱一龙:看看刘亚仁,看看人家演的电影,就是跟你年龄不会差距太大,差不多,但你看看人家在干什么,你在干什么呢?你怎么会觉得自己还不错。新浪娱乐:心里默默等待着像《燃烧》这样的本子么?朱一龙:有些话我不能说,不能去聊。不想给立一个……他们网上不都说什么“FLAG”吗?就是给自己立一个旗帜啊什么的。我觉得这个顺其自然就好了,我自己心里有这件事情就好,我不想经常跟大家去说。(笑)小小花絮:朱一龙:我怕别人无聊。有时候我不是刻意要去终结对话,但有些话我不知道能不能说,或者我愿不愿意说,我会想一下,但我又怕你等太久,所以那时候我就会赶紧回答一个差不多的回答,想着要么就进入下一个话题或者怎么……(笑)因为我没想好,我不知道我说出来之后会怎样,我就会这样。我也怕你会觉得无聊。(笑)新浪娱乐:我倒不是说觉得无聊,只是希望大家尽量轻松一点儿(笑),希望你别表现太紧张。你看我那么nice也没问什么太刁钻的问题对吧?朱一龙:嗯!所以我话也比较多一点嘛。(笑)(文/南音)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